2012-01-11 作者: 呓语 字数: 528 阅读: 1367

一连几天,阴霾似乎成了天空固定的装饰物,她明媚的笑容在愁云惨雾的掩映下,愈发枯槁和苍白。今天却格外不同,班驳的书影抚弄着一星半点的阳光,但似乎是风不在穿梭、吵闹,筹划着恶作剧,走小路上,很宁静……很宁静……像是波澜不惊的湖水一般。

午后,耳际萦绕着翻动书页沙沙的声响,阳光,浅浅地洒上了一片金黄。有时,我合起眼,似乎在倾听风的声音,或是夹杂在风中清浅的啁啾……

冬日的阳光,春天的和风,大概是最温暖的字眼了。

合上眼时,指尖流淌着一缕若有若无的芳香。“唔?”

睁开眼时,才发现“书签”。

当她还在精致的水晶瓶里时,吮吸着阳光和雨露,显现着动人的妖娆;当她韶华已逝时,落英缤纷,无言的……刚烈,却依然美得心颤……本以为,她们的灵魂能在书香中得到永生。

此时,她们褪去了瑰丽的色彩,完成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蜕变……玫瑰一度是浪漫和美丽的代名词。而如今……狰狞得令我震惊,无遮无拦地显示着丑陋、苍白和永恒的真谛……只有那岁月无法泯灭的芳香,久久地氤氲在我脑海。依稀可辨她当年的模样。她们却老了。似乎连精神都死了……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是啊,谁记得呢。

灵魂埋在香丘中,随芳香的泥土散了、化了……倒不如随风飘去。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