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羔羊

2011-09-05 作者: 夜吻芭芘 字数: 970 阅读: 3996

文明,一种前轮带动后轮的运动。

——题记

一片黑暗里,埋藏着的是天与地的誓言。它们决定永不分离,在彼此的拥抱中,听到对方的呼吸。一个鸡蛋碎了,正好分成了两半。天与地就此一方,守望者的距离,变的遥远了。

大雁飞过这片土地,或多或少,都能嗅到乡愁的气息。清一色的矮层民房,像星星似的,散落于大地,无规律。普通的五彩砂石,坚固的灰色砖头,厚实的漆黑泥瓦,是那样的一致,没有任何创新的余地。乍眼一看,缺少一份华丽高贵的装饰,却多了一些朴实无华的风格。隐约间感到一种罕有的简单与和谐的美感。

一群花儿独自开辟了一片土地。人们在屋内看见它们四季的彩妆更换;嗅着它们四季的气味芬芳,不知中便留下了自己的唯美记忆,被岁月所珍爱。

屋里,老灶台又抽起了“烟。烟晕顺着烟囫,抵达出口,袅袅跳跃在天空。它的目光四处暸望那未归家的孩子。然后,被空气慢慢消释。

一切回复平静。

历史

花儿慢慢地谢了,时光悄悄地走了,土堆上的垃圾,渐渐的高了。车轮改变了位置,却从不改变两轮间的距离。文明开始的毁灭和创造,又要进行一翻轮回。顷刻间,守望者的距离近了。

抬起头,目光有些灼伤和刺痛。商业的气息混杂着奸险与狡诈,肆无忌惮的在城的上空欢呼雀跃。钢筋、水泥、瓷砖,手牵手的占去一片片土地,遮住一块块视线,以至于后来的高楼耸立。雍荣华贵的的风格经过一味的“污染”,却恰巧成为这个时代光污染的来源。然而,阳光有太多折射不到的地方,巨大的阴影背后乃是更为巨大的黑暗。那儿种植着邪恶与淫荡,埋藏着凶杀与绝望。人类的坠落竟是如此可怕。

街道,上班族们像无头苍蝇似的,驾驶着喘气的噪声物,徘徊于这必经的道路。交通,在烦燥不安的情绪下显的更加拥挤。

浓烟滚滚,黑的怕人,带着令人作偶呕的气味,漫步云间。或许云也吓着了,留下了黑烟,吞噬光的缝口。街道,人们打起了车灯,庆祝“光污染”的离去。等价的交换才叫作公平,这是万物的定理。下雨了,蒙蒙的,带着些酸味。孩子们爱在这时玩耍,淋个头疼脑热,向学校请个假。他们张开嘴,想要得到雨的洗礼——“好酸”!或许他们从此会成为哑巴,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酸雨总会惹出不少的麻烦。

一切处于不安中。

毁灭

厄运女神厌倦了在一个地方长驻的滋味,她拉着文明之车缓缓前进。后轮碾过一个文明,前轮又开创了新的纪元,周而复始。当守望者的距离归零时,一切就会停止。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