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非花

2014-07-04 作者: 347247408 字数: 1027 阅读: 510

晴朗天,棕色眼睛的少年,半捂着脸。

——题记

整个世界都是流动的白色。雾占据了大半天空,氤氲成滨蒙一片。景物以往张扬的颜色被桎梏。我的心就像乳白色的雾霾,迷惘,更多的是委屈。

阴霾

依稀记得我幼时成绩并不好,徘徊在倒数。但在有一次测验中我发挥超常进入了班级前列。甚至我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拿到自己的试卷没有激动与欣喜。我向来没有自信但我知道那傲人的成绩是我考试前一天晚上复习到很晚换来的。周围同学小声的谈论声尽管很小但还是字字清晰落入我耳中。

“他怎么突然考那么好”一个平时与我关系不错的人用试卷捂着脸与他同桌窃窃道。

“鬼知道呢,估计是抄别人答案的……”另一个人似乎向我这边瞟了一眼。

那些话一个字一个字都深深打进我心里。

整节课上我麻木坐在自己位子上。我觉得平时较好的朋友都离我远去,老师眼中也有着不可思议。我没有哭只是觉得委屈,凭什么我用自己努力换来的成绩需要你们来定夺?

第二天早上妈妈喊我起床但我死活不肯,我没有勇气面对同学那不善的眼光。父母工作忙,见我这样后来索性打电话给老师请了天假然后把我送去了外婆家。

散雾

父母将我送到外婆家门口就赶着去上班了。我怔在原地打量这个熟悉而陌生的老宅。随着吱呀的开门声我看见了一个干净的老人,我的外婆。她的头发还是和以前那样梳得整整齐齐,但是鬓角眼角已经显现出岁月的痕迹。他见我就用那我记忆中的清脆的声音喊道:“你来啦!”我点点头走进宅子。进门她自顾自走进后院的花园里,我便跟过去。

她躺在树下的摇椅上,缓缓地,缓缓地,摇着椅子。

她没有理会我只是自顾自的躺在摇椅上。我四处逛着花园但是眼球被一盆花吸引。洁白纯洁。还有这阵阵清香。我的视线始终不离开,扬声道:“外婆,这花是什么花啊?”外婆她挑了挑眉毛往这边瞟了一眼轻轻说道:“水仙”。

哦,这花是水仙。

“水仙没开花之前就像个大蒜,平庸无奇。它不选择在雨水充沛阳光充足的夏季开放。它在初冬之时默默绽放只为在人们眼中留下它小小的卑微的洁白身影。它们不会因为生活中的困难而躲避,永远都是乐观的态度。最后散发馨香。”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晴朗

后来我有背起书包去上学。我上学之前注视那盆从外婆家捧回来的水仙花良久。最后嘴角上扬踏出家门。

水仙花教会我的已经不是一朵花那种破土而出的顽强生命力了,亦是对待风雨洗礼的乐观,坚强;那片雾霾教会我的已经不是那面对挫折的勇气了,亦是一个微笑。

花非花,雾非雾。

初一:俞晨稀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