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景,那情

2011-11-23 作者: A845073911 字数: 950 阅读: 8773

那景,那情

这里,没有日夜,似夜未央般的幽然。这里,没有季节,如太古洪荒般的萧瑟。在此地,看不见一望无际的草原,看不见成排成行的林木,但所有人注定要经过这个世界。

接引之花,名唤彼岸。茫茫的一片花海,充斥着邪恶的气息,仿若鲜血,抑或,那本就是血液与死气所凝成。这邪异的花,有花却无蕊,无种却有花。红似玫瑰,但代表的不是爱情是死亡;形如菊花,但象征的不是高洁是愁怨。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与叶生生世世永不相见。没有人会有心情欣赏,又不得不跟随着它,走向那污浊的流水。

哀怨之水,名为忘川。两岸绝巘间,波涛汹涌的怒吼中隐隐透露着悲鸣。这水乃是无数冤魂所化,河水流过,激荡出空洞的回音。水浅之处,数只骨爪向上伸出,仿佛在挣扎,仿佛在喧嚷,但更像是在哀诉。这里凝聚了无数人的辛酸苦辣,与其叫忘川,不如苦海更加贴切吧。苦海无边,回头是岸,遥遥眺去,是没有边际,而蓦然回首,又哪有真正的岸呢?惟有那座桥永远架于其上。

通行之桥,名曰奈何。一条白骨铺成的路,虽不广阔但也平坦。桥的那头,一桌、一椅、一茶壶、数瓷碗、一妇人,还有,一种叫做遗忘的调料。妇人悠悠的坐着,双眸微启,一脸的古井无波,无喜无忧。时间粉碎了她的情感,以致在她的身上只能品味出到凄清和冷漠。

稀疏的人缓缓走过,对这片世界是那样的陌生,但隐约间又是那样的熟悉。所有人都明白,前行代表的是什么。然而,冥冥之中的力量又不容许他们有其他的选择。行至望乡台,再看一眼旧识知己,再看一眼亲人挚友,甚或再看一眼对手敌人。鼻梁渐渐发酸,晶莹的液体不知不觉充满眼眸。

终于,到了妇人面前了。最后一次的回望三生石,已看不清巍然古朴的巨石上的印记,已望不见与自己相爱的人的名字,记忆深处的画面将成为尘埃,埋于心底的片段将成为瓦砾,泪水再次无声的滑落……妇人悠悠端瓷碗,妇人悠悠收瓷碗。每一个人都要一饮而尽,一点也不会多,一点也不能少。寻常的水,只因多加了一味调料,饮毕,记忆就此搁浅。抛除三千烦恼丝,断绝前世因与果,忘却昔日的刻骨铭心,丢弃曾经的海枯石烂。也不知这是结束还是新的开始,最终依然缓缓前行,行至来生井,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来生,紧闭双眼,奔赴下一次人生的游戏。

彼岸花轻轻摇曳,忘川水澎湃咆哮,妇人缓缓斟汤,一切依然那样和谐宁静,永恒不变的宁静。

字数:929字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