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
——生命的乳汁

2012-02-01 作者: 雷玉辉 字数: 1390 阅读: 2871

音乐——比文字更具有穿透力的力量,一直起到教化熏陶人的道德的作用,更是由于它轻易就可以带入一种境界,让人置身于一种或激愤、或平和、或愉悦的状态,比宗教更直接亲切…… ——雷玉辉

中国现在谈音乐的人很多,甚至有人认为歌曲就是音乐的全部。这真和说豆腐就是最好的美食一样可笑无知。

音乐的种类很多,像轻音乐、重金属音乐(摇滚乐)、爵士乐(就是BLUES俗称蓝调音乐)、声乐歌剧、民族音乐(所谓丝竹乐曲,使用中国古代的萧、笛、二胡、琵琶等)、流行音乐(乐曲篇幅较短,有歌词,多以亲情、友情、爱情为主题)、人声合唱(纯人声无器乐伴奏,早期产生于西方教堂圣咏,典型的比如格利高里圣咏),最复杂成熟的当属西方的古典音乐,如交响乐、奏鸣曲、圆舞曲、小步舞曲、协奏曲、弦乐四重奏、铜、木管五重奏等等。

说心里话,就如同文字,音乐的素养固然和学问有关系,也没太大关系。中文系毕业的很少能做作家的,作家也不见得有多高学历,关键是对人生的理解和体会。音乐也是一样。懂是是一种理解,一种贯穿身体的彻悟。正如高山流水的樵夫钟子期一样,他懂得俞伯牙。音乐和读书一样,是一种熏陶和浸润。有功利性的读书和欣赏音乐可以,没有功利性,音乐一样存在。

关于音乐,我有许多小故事,当然是我自己生命的体验:大学时候,喜欢赶时髦,爱去听音乐会。一般都轻音乐。那时候的轻音乐可很少舞蹈小品什么的,清一色管弦乐,还是古典的,所以经常因为我理解不了,两个小时有一个半小时打盹。

听一个民族音乐会,要比这个效果好多了。最起码没睡着。最有意思的是八十年代初听盛中国到我们辽阳剧院演出,那时小提琴独奏,票一点不难搞,才区区3角钱。我和几个爱好文学号称懂得音乐的狂妄小子去听了。开篇曲《良宵》拉得如痴如醉,我们熟悉啊,根据刘天华二胡曲改编的,所以非常兴奋。当听到《梁祝》的协奏曲时候,我们更兴奋了,现场的效果和大师的演奏确实让我们开眼界。一曲结束,“全场爆发雷鸣般的掌声”(那时候经常用的句子)。

可是好景不长,当怕怕哥你的第二小提琴协奏曲拉起,我们就有点茫然,舒伯特的《摇篮曲》把我们弄得摇摇欲睡,巴赫的a小调小提琴协奏曲彻底让我们崩溃了,真不明白啊,那感觉像在煎熬,那四根琴弦上奏的音乐虽然优美,可却像鞭子一样抽打着我们年幼无知而狂妄的灵魂!更让人崩溃的是,几乎所有的听众都早已经坐不住了,喧哗声越来越超越了嗑瓜子的声音,后来干脆盖过了音乐,离场的人开始络绎不绝了……

盛中国盛怒:“我下辈子不来辽阳演出!素质太低了太低了!”时间定格在1983年的春天!古城辽阳拒绝伤害了大师,大师咒骂了辽阳的小市民——那里也有我!

从那之后,我们几个爱好艺术的文青,开始恶补音乐知识,找来尽可能找来的唱片,找来音乐的书籍,从那时候开始认识西方古典音乐,认识贝多芬、威尔第、巴赫、门德尔松、柴可夫斯基、肖邦、塞茨、舒伯特、韩德尔、舒曼、巴斯特……

从小学就开始和下乡知识青年学习二胡、笛子、萧的演奏,学习简朴。可是到了小乐队,却怎么也和不上,原来,我们还不知道什么叫节奏,唉。

最有意思的是,在狂妄的青年时代,学了几天简谱,就号称能作曲了,费了好几天力气,记谱填词,唱出来却怎么听怎么像哪个熟悉的曲子,哈哈哈!

而如今,看到城里的孩子学习钢琴、提琴、古筝、电子琴成为风气,我心里非常喜悦,看到人们已经用音乐充实着自己的生活,觉得,音乐在渐渐走入寻常百姓家而欢欣鼓舞。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