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信

2011-10-29 作者: SLYJR 字数: 3066 阅读: 2574

诡异信

“啊呜”我打了一个哈欠,尽情地伸了一个懒腰,醒了。“阳光明媚。”我喃喃地说。哦对,忘了自我介绍。“嗯嗯!我叫马胜超,男,今年二十三岁,喜爱探险。最要好的朋友嘛……其实我有两个很要好的朋友,分不出跟那个更好些,那就都说吧!一个是:黄玉林,女,二十三岁,喜爱医学。另一个:吴自强,男,二十三岁,喜爱数学。”以上就是我的自我介绍。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我大喊一声:“来了!”匆匆穿上衣裤,开开了门。眼前站着一个陌生的黑衣男子,冷嗖嗖的风从门口灌进来,吹得我毛骨悚然。

男子戴着一副墨镜,浑身上下一片黑,像刚从染缸里爬出来似的。我凝视了他一段时间,他也不说话。十分静,可我却听不到他的呼吸声。“别是黑无常吧!”我在心里笑了笑。“先生。”他终于说话了,“这儿有一封你的信。”他冷冷地丢出这样一句话,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扭头走了。“我看你脑子有问题!”我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吐出这样一句话。那男人停顿了一下,又往前走,隐隐约约听到“哼哼”一声,莫不是他听见了?管他!我转身进屋,将那封泥拆开。“都什么时候了,还用封泥!真是的!”我一边拆一边嘟囔。

那信封里有这样一封信:

亲爱的白痴马胜超:

你好!

你正陷入一个恐怖的泥潭,希望你不要再往下陷,也希望你能阻止你的朋友往下陷,请你注意,如你不听从我的劝告,后果自负。希望你明智些。

2009年1月12日

一个鬼魂的忠告

这……看了这封信后我诧异万分。“一个鬼魂的忠告?哼哼!怎么可能?!”我觉得这是无稽之谈。但这时,门铃又响了。

“不会是刚才那个家伙吧!”我一脸迷惑地开了门。

是吴自强。

他的突然到来,让我吃了一惊。“强,有什么事?”“胜超,告诉你一个最新消息,我、你,还有黄玉林一起在找的那个东方加油站,现在找到了!”

这一段话顿时刺激了我的神经,我彻底记起来了。

几天前,我偶然在网上看到一个名字:东方加油站。网上说那儿十分恐怖,一到晚上只要住在那里的人只要一到夜晚就会听到油水的哗哗声。有一个夜宿职工忍不住去看了看,发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孩,嘴接着一根油管,正在喝水。她的身边散发着幽幽的绿光,异常恐怖,职工忍不住大叫了一声,那女孩转过头来,那职工她没有脸。那职工撒腿就跑进了屋。从此以后,东方加油站闹鬼的事儿就传开了。我当场就对东方加油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可那网站上没有说明东方加油站的地址,于是叫来了两位挚友,就上面那两位,和他们一起寻找东方加油站的所在位置。今天,终于找到了!

可我又突然想到了那封信,一下子高兴不起来了。“难道……信上说的是这个?”我的心砰砰地跳。

“胜超?”吴自强的叫喊声把我从思绪中拉回来。“噢噢!怎么了?”“你在想什么?”“没,没什么。哎对了,那东方加油站在那儿?”我趁机转移话题。“在杭州归魂路。”“归魂路?”我实在想不出来谁会叫一条路归魂路。吴自强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说:“叫那条路归魂路,是因为那条路曾是个车祸多发地点。”我恍然大悟。

但是,那封信又为什么警告我们不要去呢?难道那儿真的有鬼吗?但是,我不相信有鬼。或者说,那儿有人在秘密活动,搞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到那儿去了。

“你现在想去吗?”吴自强问。“当然!我们去告诉黄玉林吧!”我已经等不及了。我们两人一起出发去黄玉林家。

黄玉林正在家中上网查着东方加油站的消息。她一知道我们找到了东方加油站在哪里时,高兴得快要升天了。她激动地说:“我们现在就去!”

我有点搞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激动,但随后她的一番话让我彻底明白了。在车上,她兴奋地对我们说:“你们知道我在网上查到了什么吗?我查到了一个有关东方加油站的重要秘密!”“什么秘密?!”我和吴自强异口同声地问。“你们听我慢慢说!”黄玉林敞开了话匣子,“今天早上,我一早就起来查电脑了,偶然发现一个消息:几个礼拜前,大概两三个礼拜吧!东方加油站出现了一件怪事。”“什么怪事?!”“听我说呀!那东方加油站已荒废多年了,对吧!可是,那天晚上却突然有人在路过那里时听见了一阵女子的哭声!那哭声很凄惨,听得他毛骨悚然,于是匆匆走开。第二天有人发现在东方加油站中,有一个女子自杀了!是上吊的,表情却十分恐怖。那人连滚带爬地逃离了东方加油站。4月4日那天,也就是清明节那天,那个路人和刚才那个人,都在这天同时死亡!好像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操控着这一切,所以我迫不及待地想去那儿看一看究竟。”当黄玉林说完这段话时,我发现自己身上全是冷汗,这一段离奇的故事愈发激发了我的好奇心,我对这次旅行充满了激动。

路上,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我们住在宁波,到杭州有两三个小时的车程。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我不但睡着了,而且做了个梦:一个青面獠牙的女子,面带着诡异的笑容,伸出双手向我走来,我一步步后退。这时,从天空飘落一封信,里面是一个鬼魂的忠告……

“啊!”我喘着粗气,从噩梦中惊醒。车上的乘客奇怪地看着我,大概觉得我神经吧!黄玉林和吴自强关心地问:“胜超怎么了?”我摇摇头说:“没什么,做了一个噩梦。”他们两人点点头。

车已经行了一个半小时多了,杭州快到了。终于,在又过了几十分钟后,杭州城区到了。我们打的到了归魂路。

归魂路十分的繁华热闹,如果不知道它名字的人,见了此情此景是绝对不会吃惊的,可我们却知道它的路名:归魂路。多可怕的名字!所以我见了这里的繁华,反而有种异样的感觉。

归魂路的路标赫然挺立,仿佛在向人们显示着它的与众不同,它的却非常与众不同,我们就是来见识它的一个令它与众不同的原因的。

我们沿街步行,走了一段路后,终于看到了东方加油站的标识牌。我们疾步走了进去。东方加油站中异常冷清,我们走了进去。

好几个加油牌挺立在加油站中央,后边是一两间小屋,都散发着一股陈年腐朽的气味,看得出来已经好久没人住了,我们大概是它荒废多年后的第一批“来客”。我们三人踏进尘封多年的房屋,映入眼帘的是一具死尸,吊死的女子!面色恐怖,与黄玉林描述的近乎一模一样!黄玉林浑身发抖,嘴里嘟囔着:“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我颤抖着伸出一只手,触碰了一下那具死尸,那尸体好像抖了一下。不知为什么我快速地轻声叫了一下。吴自强绕过那个吊死的女子,进到了房内。“你们快来!”吴自强叫了声。我和黄玉林飞快地跑了进去。吴自强发现了一件东西:一个手镯。那手镯白中透红,散发着古典的气息,还有一股幽幽的冷气,在往外冒,可能是心理作用吧!我觉得这冥冥之中有股力量在把我们拉进一个深不可测的泥潭,这时,我又想起了那封诡异的信。“一个幽灵的忠告?哪个幽灵?他要干什么?难道是那个吊死的女鬼?可是这太不可思议了!”我苦苦思索,却找不到答案,“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我跟随着他们进入了一个小房间,那是一间寝室,总面积不到七平方米,空气异常的潮湿,有种地窖的感觉。

我觉得这么小的空间不会有什么秘密值得我们去发现,可吴自强却突然发现了一个十分隐蔽的机关,它藏在床的内侧,与墙接合的角落中。

吴自强轻轻旋动机关,地面上立刻出现了一个坑,直达地下。我纳闷儿了:“是谁这样造了一个机关到地下,有什么用呢?!”眼看着黄玉林和吴自强都走了下去,我也赶紧跟上。通道里的空气也十分潮湿,看来上面那房间是受了它的影响。我们越往下走就越暗,最后我们只得摸索着前进,谁叫我们来得匆忙,连手电筒都忘带了。

“噔”的一声,吴自强首先到达了深不可测的地窖,接着是黄玉林,最后是我。走了这么长时间,我才发现自己身上都已经冒出了汗珠,可以用“大汗淋漓”来形容了。

地窖……(待续:地窖惊现)

(指导老师:施雨君)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