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而逝

2011-10-08 作者: 寒雪儿 字数: 1382 阅读: 1502

我想写我自己,可惜想来想去都不能将此时此刻的心情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题记

年幼时的傍晚,夕阳染得天空一片娇红。我坐在石凳上,和小伙伴一起注视着天边的那个像红色水晶球的东西。凉风吹啊吹,吹走了化为灰烬的光阴。

芥末是我的邻居。

在班上,总是有人会开我们的玩笑。

那是一个星期四的早晨,我走进教室的时候,听见两个人在咬耳朵:“听说芥末和彩雪关系很好,还**了呢!(不便说出)”

我气得腿如千斤重,跑到座位上大哭起来。

芥末拍拍我的肩,说,不要哭了,她不是说我们呢!

我破涕为笑。因为,我如此信任他。

其实他是一个比较羞涩的男孩,不会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但从不发脾气。因为他的性格,被许多女生所赏识。

之后,我与朋友越来越疏远了。于是我总是拿同桌的芥末出气,把他的手臂掐得青一块紫一块。所以那一整个夏天,他都不敢穿短袖,害怕露出自己伤痕累累的手。

但是每次行使暴力过后,我都会满怀歉意,又不好意思说出。于是就写在私人日记本里,再给他看。每次他看的时候,都会一直笑。我就看着他的笑容,嵌进我心里。

我们经常在Q上聊天。他的Q上的人很多。每次一上Q就会有很多人找他讲话。但他每次聊完天后,都会乖乖地把他与别人的聊天记录给我看,好象是一个孩子在把自己的坏事记录给父母看。

我对流行音乐很不敏感,他总是不厌其烦地告诉我哪个最近出了新专辑,他还会把自己认为经典的歌放给我听。在这时,我经常望着电脑傻笑。

芥末会疯狂地打游戏,但每当我上线,他就会不玩,陪我聊天。

我相信,我们的友谊会天长地久。

可是,事情转变得太快。

后来,老师把我们的座位调开了。他开始总是骂我。我每次找他讲话,他都会给我一个白眼。

我哭着回家,告诉妈妈,我要转学!

一学期之后,我来到了H市,在X中学开始了我全新的生活。

妈妈告诉我,芥末也来到了H市。我似乎有些兴奋,问他在哪个学校就读。妈妈 说是在W中学。

注定是要错过的。

一天,我上Q,一个棕色的头像一闪一闪的。我看了看,是芥末给我留言了。

我们开始在Q上联系。

芥末说,我在我们班的人缘很好呢!很多女孩拜我作师父,她们说我唱歌好好听。

我面无表情,是吗,我都没听你唱过歌呢。

我问他,你记得小学时候我总是掐你的手臂吗?

不记得了。

我问他,你记得小学时候我把自己的日记本给你看吗?

不记得了。

我问他,为什么你初一的时候总是骂我?

那个时候太幼稚。

我感觉他在回避这个问题,使劲敲击着键盘:“我是问你原因!!!”

现在回想起以前做的许多事都很可笑。这就是理由。

哦。

许久,我见他还不说话,按捺不住我心中的怒火,说道,你为什么还不说话!

因为我忙。

是吗,再忙也不能忘记老同学啊。

是的。

你在和谁聊?

和我们班的同学聊啊。你又不认识。

哦。

……

我的密码是:********,我们一定要考上H中学啊!

随后,那个彩色的头像变成了黑白。

我没想到,它永远都成了黑白色。

我没想到,我们从此永远断绝了联系。

留下的,只有那串密码和一个似真似假的共同目标。

我和芥末是好朋友,永远的好朋友。

现在,我没有时间去看夕阳,只能和朋友一起来回于食堂和教室之间。我要努力,考上H中学。也许,我是为了能在H中学见上芥末一面。

风吹啊吹,吹动我的头发,吹凉了我的碗中的面条。我明白,许多的曾经都已经随这风儿逝去……

本故事纯属虚构。我一时心起编的一个故事。写得不好,希望多多指教!

——后记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