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一种温柔

2011-10-17 作者: 凌寒 字数: 725 阅读: 10629

没有花容般的惊艳,没有月貌般的清雅,却有水晶般的透明和圣洁;没有大山般的巍峨,没有柳絮般的飘逸,却有岩石般的淳朴和坚定,没有烟花般的缤纷,没有落日般的炫目,却有湖水般的轻柔和细致。并非心比天阔,并非坐乱不惊,只是——从容,只是——淡然,只是——普通。在身处“月落乌啼霜满天”时会想起她的淡定,在面对“飞流直下三千尺”时会想到她的激情。挑起心里波涛起伏的,只是伫立远处,静静的守望。

陌生的她

6年前,她还刚是花甲之年,风韵犹在,就在到城里享清福那年,爷爷生了病,那时我还小,不知到爷爷是什么病,只知道他大概活不长了,就这样,拖了一年,终于病故了;其实开始我还并不知道,只知道妈妈那时很急切,就把5岁的我拖到医院里,叫我安慰安慰那个人,那人衣服很旧,衣服上沾着干了的泥土,草鞋上有些稀泥巴,佝偻的跪在地上,求天求地的,又怨天怨地的,还大叫着:“天哪!你就这样将我这老婆子留在这里啊!你怎么就这样走了呢?!”边说,还边骂着一些听不懂的话,那时,只觉着这陌生人很烦,起初是看热闹,越看越焦躁,开始对这人充满了厌恶;妈妈又叫我去劝她,便扭扭捏捏的蹭过去,还没站稳脚跟,又被她一下扑上来,抱个满怀,伤心的哭着,泪水粘(zhan)在我薄薄的衣襟上,粘粘(nian)的,很不舒服,她的肩上满是骨头,硬极了,而这件蓝色的粗布衣服上,又混着青草味儿和一种雨水似的潮湿气息,未反应到她如此大的动作,一时呆了神,任她扯着,拉着,再推开我,往那雪白的墙头奔去,我仿佛,仿佛脑海里闪过,爸妈焦急的眼神,哥哥姐姐阻止的动作,便随着他们劝着这个陌生人,没想到,稚嫩的声音一出口,四周便静静地,不知是谁,提了一个建议,这些人纷纷点头答应了什么?!就这样······

她就跟了我们8年。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