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

2011-11-15 作者: 747785631 字数: 3148 阅读: 6228

开场:

哥:哎呀,谁家的猪呀,怎么跑到咱家西瓜地来拉?

弟:大猪是谁家的我不知道,但小猪是谁家的就知道。

歌:快说,小猪是谁家的?

弟:小猪。。。小猪是大猪家的。

(此笑话并非本人创作)

初一

【座位篇】

开学第一天,班主任就说要调座位,很幸运地,我跟小学的好友小萍坐在了一起。在这里,都是新面孔,谁都不认识谁。却竟有小学的好友跟我坐在一起,这使我不禁有点感谢耶酥了。于是,我们就在一起说了很多有趣的事情,正当我和小萍谈的兴高采烈的时候,一个脑袋向我们凑过来:

新同学好啊,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本人姓马,名小甲。”

我和小萍征了征,原来是前面的同学,于是说:

“好好好。”然后也互相介绍了。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一开始的几周,可以说是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各走各的路,后来,和他混熟了,这死“甲虫”可就原形毕露,整天被他坑的叫苦连天。

“喂,你们知道吗?在几千年前我就认识你了,那是在一个美丽的黄昏,凉风习习,我站在家乡草原上看风景,对了,你还咬了我一口呢!”

我和小萍先是一愣,继而恍悟,我假装不知道地说:

是吗 ?听说几年前你的家乡是在高老庄的吧?听说那儿几千年前要拆迁了,你怎么 有雅致在欣赏黄昏哪?!

这马小甲没料到我会这么说,自己好打掉牙往肚子里吞:

"叔叔我不跟你们这些小P孩斗!"

晕死,大不了我们多少,却跟我们装“老大”!

【小说篇】

一天,我突然心血来潮地说,我要写小说。朋友都劝我不要激动,学好知识才最重要的。但我还是毅然决然地把作文纸摊开,小说的开头我写道:

“前天我看了场电影,觉得很好笑;昨天我想起了那场电影,仍觉得很好笑;今天我又想起了那场电影,依然觉得很好笑。。。。。”

当我正兴致勃勃地打算往下写的时候,背后传来了“惊人”的笑声,回头一看,原来是马小甲正捂着肚子狂笑,瞧他那架势,就差没和大地来个"热情拥抱"

“你笑什么?”

好不容易,马小甲忍住了笑:

"你。。你那也算小说?我一天就能写出几百篇来。我说,你连小说都还没会看,就学别人写小说,你傻吧?!“

“你说完了吗?”我似笑非笑地问。

“完了,柯大婶,不,柯大姐,柯姑娘,你别激动呀,大家年轻人有话好好说。”马小甲见我抽起了砖头般厚的数学书。

“去死,本小姐我今天饶不了你,站住!”

可这马小甲早已逃之夭夭了!

初二

日子一天天过去,不知不觉地,作者已经把我写到“初二”了。终于到了初二,我成天祈求上天让老师调作为,把握前面的瘟神调开,也许,上天只能完成我一个愿望吧,座位是调了,却并没把这死“甲虫”调开,唉。苦日子哪天才是个头呀!

【学习篇】

这天,数学老师刚讲完课,就被校主任有事叫去。课我偏偏又有道题不太明白,下课了,老师还没回办公室,于是我只好把前面那个正吹牛吹得唾沫星子满天飞的马小甲叫过来:

“喂这道题怎么解呀?”

他看了一眼,说:

"书本上有。”

“哪呀?”我把书扔给他。

于是,他随手一翻,就到了。让我自己琢磨,就急着吹牛去了。可他翻到的那页是“勾股定理”关这“函数”什么事呀?我看了很久,也没看春个所以然,眼看就要上课了,就急着问:

“在哪呀,快告诉我呀!”

这回马小甲倒是有空了,他把他给我翻的那页书看了2秒钟,最后说了一句足以让我气得吐血的话:

“这只是我胡乱翻的,你还当真了,”转眼一看我怒气冲冲的样子,就赶忙说:“行行行,我告诉你怎么做吧!”才免遭一劫。

还有一次,上英语课的时候,一贯喜欢搞课堂游戏的英语老师,这次当然也不例外。但这次他是让人上黑板比赛默写单词,这本来也不难,但要上台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默写,难免心中有点发怵,当我们正捏这一把汗的时候英语老师教导了同桌小萍,唉,只有祝她好运了,可最可恶的是,当小萍正走出座位时,那马小甲忽然小声扮作豪气地念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我想,要不是当时正上课,那死“甲虫 ”是很难逃出小萍的“九阴白骨爪”的。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而我也总是祈求老师调座位,因为这死甲虫除了坑人,还整天白我的脑袋,尽管我总是抗议,扬言说再拍我脑袋就没朋友可做,可他却坏笑说:

“你看你那么傻,拍几下能变聪明的!”

"晕死,那我拍你试试。”

“那。。那就不劳您费心了,我,我先走了。”

唉,如果哪天我被拍傻了。谁帮我“翻供”哪!

【恋爱篇】

没想到,这只死“甲虫”还挺有魅力,竟然看见有外校的女生给他写"情书"小萍叫我去劝劝他,我说: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一直是我做人之原则也。你知道的。”

小萍没在说什么。但还是经常看见他给马小甲做思想工作。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小萍跟他谈这事的时候,那死“甲虫”还不时地用眼睛瞟我,我惟恐有诈,谁知道这死甲虫有再大什么怪注意呢,我还是赶忙地把手里拿着的《啊衰正传 》竖起遮住了脸。

初三

不经意间,就到了初中最紧张的复习阶段,而我整天徘徊在各科试卷题海里,也没多大精力和心思去期望老师来调座位了

【误会篇】

不知为什么,最近这死甲虫安静多了,不再跟我吵架,也不用那些无厘头的笑话玩弄我了。也许他忙着复习吧!我是这么想的,没太在意。一次下午,马小甲的同桌小宝,悄悄地跟小萍在议论着什么,之后,小萍问我:

“你知道马小甲最近为什么不太理你了吗?”

“鬼知道他那条神经又搭错线了,也许是受了什么刺激了呢,再说,我才不要他理呢!”我正在做物理试卷,头也不抬地说。

“我知道为什么,但说了你别激动!”

“嗯”

“我说了。”

“嗯.”

“我真的要说了。”

“嗯。”

“我可真的要说了。”

“你烦不烦,要说就快说,不说拉到。”我正思考着牛顿第一定理,被小萍这么一搅,都乱套了“再说,浪费时间就是浪费青春,浪费青春就是浪费生命,浪费生命就是。。。。”

“得了,我说就是了,再让你讲下去,我看我得自杀了。”

“这不就对了,说吧。”刚才说那么多话,弄得我倒有些口干,就把桌子上的那瓶水拿来喝。

“他告诉了他同桌小宝,说。。。”

“说什么了?”(温馨提示:这时瓶口与口相隔20厘米)

“你真不许激动。”

“我真不激动。”(温馨提示:相隔5厘米)

“你还是先别喝水吧!”

“你干什么呀?磨磨蹭蹭。我还偏喝了呢。”我猛地往嘴里灌了一大口水。

“他说他觉得你喜欢他。”小萍闭着眼说了。

可怜我还没吧那水咽下,全被喷了出来,差点没把我呛死,望着我那无辜的物理试卷,我后悔得直想哭,为什么不朝着小萍喷,小萍递给我纸巾,我拿去擦了试卷。小萍问我怎么办,我说:

“什么怎么办?”

“难道你不想解释一下吗?"

“解释?我干嘛解释?又不是我的错。他自己想歪了罢了。还有,这只是他自己的错觉,我假装不知道,也不去理他,日子久了,他自己就会明白的。何必越描越黑呢?!”

萍大叹不如我想得周到: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江某佩服。”

“江兄夸奖了。此乃小事,何以论‘服’?!”

“我是女的,什么‘江兄’?!

“你看,难道叫你‘江姐’吗?人江姐可是女英雄,你,顶多是个女什么什么熊的;如果叫你‘江妹’或‘江弟’,你不觉得怪,我还叫不出口呢!还是‘江兄’好听点。”

“死××,站住,我饶不了你。”

一个字,“闪人”!

初中的三年,是是非非,似水般的年华,可以谱成一首歌,而这首歌说难唱也不难唱,说易却也不易,一个个纵织交错的音符,勾勒出一个个高低起伏,一个个过往。曾经想过,毕业以后,朋友,同学,这些人,一个个,最后,说散也就散了,失忆的人没有过往,清醒的人却一样没有过往。若干年后,友情再次相遇,也许会像两根平衡线一样,擦肩而过;也许会互相打招呼,互相询问这些年来过得怎么样。呵,我不竟笑自己有点傻了,友情会来,也就会去,即便是我和小萍,马小甲,等那些人,最终都会一样。匆匆过客的友情,失去无痕,就像大浪过后的海仍是一片风平浪静!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