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西门归来》连载16

2009-11-16 作者:经典语录 阅读:888次

武松当然也有这种感觉,这还不都怨那色迷心窍的潘金莲,禁不住暗暗骂了几句荡妇,说,“武二也舍不得哥哥,可实在是因为公事缠身啊。”

爆笑《西门归来》连载16

狠心的恶人西门庆,说到就能够做到,他果然把白雪儿孤零零的关了一夜,没有吃也没有喝,小女孩啊,在死人的房子里待了一夜,吓的魂魄都要丢了,第二天清晨便老老实实的交代了出来。

西门庆知道了抢在自己之前的是玳安儿,当然没有饶了他的可能,马上命其他家丁把他捉了起来,不论是非黑白,也没有经过证实,便结结实实的痛打了一顿。

玳安儿被打了之后直喊冤,压根就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等他弄明白了之后,人也已经被赶了出去。

几日之后,白雪儿感觉自己对不起玳安儿,便找了绳子悬梁自尽了,只是死了一个丫鬟,这倒没有引起轰动,西门庆赔了她的家人几两银子,此事便算完了。

表面上是完了,可在一个人的心里可没有完,那人便是被痛打后的玳安儿,从他的角度看起来,西门庆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逼的蝴蝶纷飞、情人先去,玳安儿离开县城之前发了毒誓,此生不除西门庆誓不为人。

他此后的各种稀奇古怪的遭遇我们暂且不提,先把武松与他嫂嫂的事情挑个明白,俗话讲,饭要一口一口吃,这个样子才有助于消化。

话说到那日里武松找到了他的哥哥,当时武大郎正挑着扁担叫卖,武松大步流星的赶了过去,大叫了一声,“哥哥。”

武大郎转过身来看武松,一脸的憨厚与墩实,说,“弟弟,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武松已经过了气头,转念那么一想,撒谎说,“哥哥,县衙内最近有要紧的差事,恐怕我以后不能够再住在家里了。”

武大郎心地一向纯朴善良,自然轻易便信了弟弟的话,说话间把肩上的扁担卸了下来,问,“大约要多久才能把差事办完?”

武松站住脚步,说,“这没有一个准数,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回家住了吧。”

武大郎咂了咂舌表示遗憾,说,“你我兄弟才相逢了没有多久,现在便又要分开,真是令我感到心痛啊。”

武松当然也有这种感觉,这还不都怨那色迷心窍的潘金莲,禁不住暗暗骂了几句荡妇,说,“武二也舍不得哥哥,可实在是因为公事缠身啊。”

武松便是如此搬离了哥哥嫂嫂家的,也算是因为被逼无奈,人世间的事情大都如此,总有那么一些不能尽如人意。经典语录网

话说到武松搬离了出去,潘金莲心里还有一丝留恋,可又实在没有脸面强留,只能够任由他流水东去。

当天武松便没有回来住,潘金莲见武大郎一人挑着担子回来,便问,“相公,你见到叔叔了吗?”

武大郎口渴的喝着茶水,慌慌忙忙的点着头,讲道,“看到了,他说要搬出去住。”

潘金莲看着自己的老公,试探性的问,“他有说因为什么吗?”

武大郎比他弟弟的肠子还要直,说,“有讲到啊,县衙最近有紧急的公事要办。”

潘金莲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轻松的喘了一口气,问,“叔叔没有提其他的原因吗?”

武大郎把茶杯放到桌上,盯着潘金莲急切的眉眼看,反问,“他应该提到其他的原因吗?”

潘金莲察觉出自己刚刚失了态,抬手挑弄了下耳边的头发,说道,“我还以为是因为伙食问题呢。”

此日里两人又说了好些闲话,我们暂且不刨根问底,只待他们二人吹灯睡了,又做了些哼哼唧唧的房事,一夜过后,冬日来的更凉了。http://ishuo.cn/

话说武松从哥哥嫂嫂处搬了出去,吃喝拉撒又下了一个层面,心里感觉非常不爽,犹犹豫豫的又想要搬回来住,可一想到嫂嫂的贱样,整个心又凉了。

男人只要不是性冷淡,三天两头的难免会动动欲望,以前武松也有过,可他打飞机没有性幻想对象,现在不一样了,潘金莲白白嫩嫩的酥胸可是被他看到过的。

话说有这么一日,武松在屋中打过飞机去衙门,知县把他单独叫到了后屋,深藏不露的说,“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知县何许人?听我慢慢的把他道来,原名王超,知他底细的都喊超哥,原籍青海,离山东有千山万水之远,才刚刚调到这里上任没有几年,故人老友基本上都还留在原地,身高偏矮稍胖,没喝过啤酒也有啤酒肚,会一些三脚猫的功夫,耍起来却非常难看。

他喊武松有何事?别慌别躁,听我慢慢道来。原来他的官职是行贿得来的,而约定的贿金就是上任之后,贪污白银中的一部分,这可是一大笔的钱,路途遥远,交给别人办他不放心,自然而然的便把担子落在了武松的肩上。经典语录网

武松跟随他来到后面的屋子里,扭扭捏捏的坐到一旁,问,“大人,有何事吩咐?”

知县抬手挠了挠脖子,严肃的说,“武都头,这里有几个非常重要的箱子,我命你送到青海府尹的手中,同行的还有这封信。”来自嘻嘻哈哈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