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趣文:从“球赛看台”见企业文化

2013-06-18 字数: 1591 阅读: 1747

财经趣文:从“球赛看台”见企业文化

一次,某超级大国(且称为a国)的一艘军舰到东南亚某国访问(且称为b国——恕我隐去国名,以免该国政府告我诽谤)晚上,两国官兵进行了一场篮球比赛,当天球赛的胜负已经无人记得,我要讲的是观众席上的情形。那天晚上,两国舰艇的许多官兵都津津有味地观看了比赛,其中南边看台上都是a国水兵,北边看台上都是b国水兵。由于球场观众席的座位有

限,大部分的观众都只能站着看比赛。但只见北边看台上,坐着看比赛的都是穿军官服的,而南边看台上则相反,军衔最低的列兵都坐在前面几排的位子上,而当官的都站着,而且军衔越高的站得越后。

一场球赛虽然无关紧要,但里面所折射出来的文化却可以直接影响到战争的胜负。从a国海军的看台上,我们看到的是将领们吃苦在前,享乐在后的团队文化;而b国军队反映出来的是有苦士兵吃,有乐军官享的部队文化。一旦两国交锋,可以想见,哪国军队会三军用命;而哪国的军队会将士离心,一击即溃。

事实上,这场球赛也是两国军队不同军队文化和战斗力的真实反映。a国近年来在历次战争中屡战屡胜;而b国的军队以腐败著称,其军官平时长于搜刮敛财,可谓“猪笼入水”,而当兵的却生活清贫,满腹牢骚。

同样的故事也在企业里演绎着。我曾应某企业之邀,帮助它建立良性的员工激励制度。该企业的员工收入和福利居当地居民的上游,但员工相当疲塌,属于“踢一脚,动一动”的情形,全无主人翁精神和主观能动性。经调研发现,员工的不良习性并非完全因为激励制度的不完善,更多的是来源于不良的企业文化。例如,该公司有自己的公司制服,并规定员工上班不穿制服将马上被罚款。但公司也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一定级别以上的管理人员可以不穿制服上班。这是一种企业文化,但不是制度。说它不是制度,是因为公司制度里并没有明文规定“部门经理以上级别员工不用穿制服上班”,只不过约定俗成地(也许当初老总发过话也说不定),该级别以上的员工就是不用穿制服。又如,该公司向员工提供免费的午餐,虽然所有员工都在同一个公司食堂用餐,但管理人员的餐券跟普通员工是不同的,管理人员的饭菜要丰盛得多。

以上虽然是小事,却折射出怎样的公司文化!首先,这暗示了遵守制度、维护公司良好形象(例如穿制服)在这家公司里是一种负担,而不是一种荣誉。所以,对公司制度,员工是带着屈辱感被动服从的,而不是带着荣誉感的自觉行动,因为穿了制服,就暗示这你在本公司里不入管理层,象征身份低微。其次,这暗示着升职是为了获得一种享受的特权(比如免穿制服、更好的饭菜),而不是为了获得一种更好地为企业奉献的义务。这会让企业的干部自然而然地形成一种观念——既然管理层是特权阶层,使用特权便是天经地义的。很容易从使用特权发展到滥用特权。不但由此而筑起了管理者和普通员工之间的鸿沟,扼杀了普通员工的主人翁精神,更从道义上令管理人员的腐败合理化。

企业文化的改变会给公司带来实惠吗?想象一下,如果公司具有一种“越是高层干部,越是自觉地遵守制度并穿制服上班”的制度,那么,普通员工也会心甘情愿地穿制服上班,因为这意味着“我在公司里也是个重要人物”。这样,公司可以更多地靠员工的自觉性,而不是依赖严苛的监督和罚款来维护管理制度。公司因而会减少很多监督的成本(监督成本有多大?请参看刊于《羊城晚报》7月14日的拙作——《制度的成本》)。同样地,如果公司的文化是“干部的唯一特权就是奉献的权利”,不但能有效抑制管理层腐败,更能让公司自上而下有更大的工作热忱,因为哪怕你只是个普通员工,你工作越有主动性,你就越象个高级管理人员,你会为此而感到自豪。

除了物质利益,人也可以为荣誉而生、为荣誉而死,没有人喜欢被监督着、强迫着去做一件事。企业文化的魅力就在于,利用荣誉感和其他精神动力,使员工自觉、自愿地为企业奉献。企业也无需依赖苛刻的制度和复杂的监督系统驱策员工,节省下大量维护复杂制度所需的成本,同时使员工的创造力和效益成倍提高。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