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命运》的论文

2013-07-02 字数: 2557 阅读: 2729

到底有没有命运到底有无命运?这不是一个纯思辨的问题,而首先是一个体验问题。

人不但生活在自然之中,体验着自然界的变化,也生活在社会之中,生活在人与人的各种关系之中。人类在长期体验着人在自然生理上有生老病死的同时,也逐渐体验到在社会生活中,也有着富贵贫贱、吉凶休咎、起伏沉浮的变化。一般来说,经历越复杂,这种体验也就越深。"命运"就是人类世世代代对这种体验的思考的结晶。人类最关切的是命运,人类体验最深的是命运。人类体验中最大的谜,也是命运。

人们对"命运"的体验,通过各种形式表达出来。首先,是大量地表现在人们的日常口语之中,象祝你"幸运"、"碰碰运气"、"死生有命,富贵有天"、"命中注定"、"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等。其次是表现在大量的文献之中,无论是历史传记、宗教、哲学、文学,都留下了人类对于"命运"体验的深刻表述。

如果说早期宗教充满对"命运决定者"的敬畏和迷信色彩,那么人类的意识通过哲学而开始了觉醒。哲学是来自西方的术语。西方哲学史上最重要的人物是苏格拉底,柏拉图称之为"最聪明、最温雅、最优秀的人";黑格尔称之为不仅是古代哲学中最有趣味的人物,而且是"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人物,苏格拉底是精神本身从神谕到个人精神的转折点"。我们则可以称苏格拉底为西方的孔子,因为,他像孔子影响东亚两千多年一样影响着西方哲学。

苏格拉底具有朴实的语言和平凡的容貌,生就扁平的鼻子,肥厚的嘴唇,凸出的眼睛,笨拙的身体和神圣的思想。他在雅典大街上高谈阔论,到处向人们提出一些问题,例如,什么是虔诚?什么是民主?什么是美德?什么是勇气?什么是真理?以及你的工作是什么?你有什么知识和技能?你是不是政治家?如果是,关于统治你学会了什么?你是不是教师?在教育无知的人之前你怎样征服自己的无知?等等。这样提问题的目的,苏格拉底说:"我的母亲是个助产婆,我要追随她的脚步,我是个精神上的助产士,帮助别人产生他们自己的思想。"

苏格拉底自己呢,他说:"我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我什么也不知道。""我象一只猎犬一样追寻真理的足迹。"为了追求真理,苏格拉底不顾自己的利益、职业和家庭,他是个哲学的殉道者。他曾自问:什么是哲学?他自答: "认识你自己!"在某种意义上,整个西方哲学史都可以归纳为这一句话。例如两千多年后,康德也作过类似的回答,他反哲学研究归纳为四个问题:"我能够认识什么?我应该想什么?我能够期望什么?什么是人?"而现代存在主义更简化为:"我是谁?"这一切也都说明哲学与宗教的原则区别:宗教的中心是神,而哲学的中心是人自己。苏格拉底开始了人的自我意识的理性时代。

然而,苏格拉底同时又真实地体验到自己"为灵机所驱使",在认识自己的过程中存在着某种"不自觉的"、"外在的作决定东西"。苏格拉底曾参加过三次战役,将军们决定颁发一个花冠冠给他,作为对最勇敢的人的奖励,但苏格拉底推辞了。因为他坦言自己在一次战争中陷入沉思,在一个地方一动不动地站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早晨的阳光才把他从出神中惊醒过来——据说,苏格拉底经常陷入这样一种"出神状态"——这种出神状态使苏格拉底产生了"灵机"的体难。这种出神状态便是他"为灵机所驱使"而产生的状态。基于这样的体验,苏格拉底说: 神灵为自己保留了那对于最为重要的东西的认识。建筑术、耕种术、冶金术等是人的艺术;治国术、计算术、理家术、作战术亦然——在这个方面,人可以达到熟练机巧的地步。但是对于另一些东西,占卜就是必要的了。种地的人并不知道谁来享受收获的果实;造房子的人也不知道谁来住房子;将军也不知道军队战场是否得当;治国的人也不知道这对他个人究竟是有利还是有危险;和一个漂亮女子结婚的人也不知道他究竟会不会因此享受到快乐,会不会从中产生出忧愁和痛苦;在国家中有强有力的亲戚的人,也不知道他是否会因此被驱逐出境。由于这种不确定,所以必须托庇于占卜。占卜是多种多样的,有听神谕、看牺牲、看鸟飞姿态等。 也许正是苏格拉底的影响,迄今的绝大多数西方哲学家,都在他们的哲学中"为神灵保留了最重要的东西",只不过程度不同、表现形式各异而已。这种为神灵保留的最重要的东西,说明了我们人类的认识尽管发展了,但仍然存在着异己的"命运决定者"的力量。

人们都知道"知识就是力量"这句名言出自于苏国思想家培根之口。马克思、思格斯曾称赞他是"英国唯物主义和整个现代实验科学的真正始祖",他在纪念苏格拉底的一篇献词中,一边赞美哲学,说"没有哲学,我便不介意于生活了",一边也不禁感叹自己的命运,说他本来是"一个天性最宜文学甚至于其他一切的人,却为命运所注定,违背了他的天性,卷入于政治生活的漩涡。

有位哲学家说,意大利有"文艺复兴",德国有"宗教改革",而法国有伏尔泰。伏尔泰对于法国抵得上一个"文艺复兴"、一个"宗教改革"、再加上半个"大革命"。雨果甚至说:"举出伏尔泰,无异于形容整个十八世纪"。伏尔泰说:"一个国家一旦开始思想,再也没法阻止它。"而法国人感激他,认为有了伏尔泰,法国才开始思想。伏尔泰这位著名的启蒙思想家对于宗教迷信作了非常辛竦的讽刺批评。在1755年11月,里斯本发生了大地震,共死了3万人。地震恰逢"万圣日",教堂里也挤满了礼拜者,塌下来压死了许多人,而法国僧侣解释这场大灾难是"神"惩罚里斯本人民的罪愆。伏尔泰顿时大怒,他尖锐地指出这场灾难说明了,"不是神有力阻止罪恶而无心,就是神有心阻止罪恶而无力"。

即使是高喊"上帝死了"的尼采,尽管他不要上帝,却仍然不得不接受"命运"的体验。1879年,尼采得了一场大病,身体精神都病倒了,在陷入与死为邻的状态之中,他爱上了健康和阳光、爱上了生命和欢笑,尼采甚至虔诚地说: 我以为伟大的方式就是"爱命运":一切必然的命运,非但忍受她,并且热爱她。 如果说尼采的哲学是所谓"超人哲学",那么,现代存在主义可以说是把"超人"普遍化的"自由人哲学"。他们认为,宇宙间只有人才是真正的存在,人的存在先于本质,人存在的意义不取决于他物、他人,而是人自己自由解释、设计、选择和创造的。萨特说:"人,不外是由自己造成的东西,这就是存在主义的第一原理。"同时他又说,"人之初,是空无所有"。真的是"空无所有"么?我们在第三章里将详细说明,恰恰是"人之初",对人的命运有相当大的"必然道理"。存在主义者强调"选择自由",也恰恰是在"人之初"这一点上,最没有他们所说的选择自由。因此,存在主义同样自觉不自觉地也给"神灵留下了最重要的东西"。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