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药》为赵本山定做的小品。

2013-06-17 字数: 5049 阅读: 1994

卖药(小

卖药 (小品剧本)

(演员:赵本山、范伟、高秀敏)

幕启:赵本山、高秀敏上。赵身着怪异肥大的白色t恤衫,胸前印有醒目的大字“抗击非典”背后“多吃绿豆”。推着一辆装着煤气罐、小锅以及碗筷的手推车,车上挂着横幅。上面写着:“祖传良药绿豆汤,包治百病。”高极不情愿地跟在赵的后面,嘴里嘟嘟囔囔的。

赵:改革舂风吹满地,老根年年做生意,前年卖拐,去年卖车。今年开个诊所原想发一笔,结果生意还是不咋儿地。现在开始改行了——

高:(对观众)是这么回事:头俩年卖拐卖车得了点儿甜头。后来吧就开了个心理诊所,结果来了“非典”,医院药店全火,单落下咱这心理诊所。这几天心里憋屈的慌,他就琢磨今年还该卖点啥,也不知听谁说非典病人是人人都上火、个个都高温。绿豆汤能消暑败火,他就倒腾出了点儿陈年绿豆熬汤,说是喝了它有典的有惊无险,没典的身强体健。就那绿豆汤,喝了不拉肚子就烧高香了,还身强体健,这不是忽悠瞎扯吗?

赵:(洋洋得意)你个老娘们知道个啥,广告词不夸点就咱这东西还能卖出去吗?

高:你就蒙人吧。现在的人一个一个猴精似的。你以为都像买车买拐的那个二百伍,那么好唬呀!饿了吧,趁现在还没生意,歇会儿,吃俩儿鸡蛋。

赵:年轻的时候我是爱如潮水,情感四射。年老的时候才想到要回归自己。经过寻觅,一个孤独寂寞的单身老娘们儿终于入围了,一个内心痛苦,充满失落的风流老头又精神焕发,出来骗人啦。

高:拉倒吧,还啥风流老头、单身贵族呢?一个大老爷们说出话也不嫌磕碜,不就是一个光棍和一个寡妇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吗?

赵:看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说话要和咱出来“忽悠”一样,得讲究艺术,什么寡妇光棍一起来呀,多难听。应该说是一朵即将枯萎的狗尾巴花在肥沃牛粪堆的精心滋润下又重放光芒了。(说完,赵把从高手中接过的鸡蛋整个都放到嘴里,乐滋滋地吃了起来。)

高:我奉劝那些年轻夫妇们一句:少来夫妻老来伴,闲着没事别更换,更何况寡妇光棍单身汉,还都忙着找老伴呢!对不,老根?

(只见赵一直处于运动状态的嘴部猛地一下僵在那里一动不动了,瞪着两个大眼睛站在原地,犹如被定住一般)

高:(急忙的样子)咋了,老根,你到底咋了?(赵缓缓抬起右手,目光呆泻地指着向前方。)(高顺着赵的手指一看,只见范伟晃着一个大脑袋,穿着一套西服,带着眼镜,一边走,一边正在用手机和别人说话)

高:(急得团团转)我的妈呀,这可该咋整呀,那个二佰伍来找茬了,老根、老根,你倒是说话,咱该咋办呀?

赵:(从嗓子眼里憋出几个字)绿豆汤这回可有销路了。(说完,两个眼睛一转,双眼一闭,晃晃悠悠的倒在地上了)

高:(急的都快哭出来了,大喊)老根呀,咋的了,这是?你倒是说话呀!老根,你可别吓唬我呀!(一副抹泪急切伤心的样子)

(范伟见状,关上手机匆忙跑上前)

范:(问高)大姐,这是咋的了?

高:他正吃着鸡蛋,也不知咋整的,见你过来就晕倒了,大兄弟呀,你救救他吧!(范走前一看赵,乐得哈哈大笑)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你“大忽悠”也有今天啊!你不是会忽悠吗,倒是把自己忽悠起来呀。来,大哥,我求您起来再给我忽悠两句吧!(范边说,边欲往起拉赵)

高:我说大兄弟呀,以前是我们家老头子的错,都怪我们财迷心窍,看您这副打扮也是个干部摸样,您宰相肚里能撑船,大人不记小人过,救救他吧,大姐给你下跪还不行吗?(说着,高欲给范跪下,范见状,一把扶住即要跪下的高)

范:大姐,你可别这样,我这人别的还凑合,就是心太软,再说连你都说我是个干部,那我好歹也是个文化人儿,能见死不救吗?

高:(高见状,双手紧握范的右手,上下来回摆动,非常高兴)

大兄弟,真太谢谢你了,不过……(高从满脸欢喜的样子变得愁眉苦脸,又接着说到)那现在该咋办?(范走到赵身前,伸出两手指放在赵的鼻孔处停了3——5秒,故作深沉的样子)

范:人还是有救的,不过这个嘛……

(范一副故作思索的样子,脑袋并在不停的东张西望,渐渐摇头看见了手推车上挂着“祖传良药“的横幅,精神立刻为之一振)

有了,有救了!(说完,匆匆向手推车走去)

赵:(忽然坐起来,指着范)看,自己都找那儿去了。(说完,又躺了下去)(范从小锅里舀了一碗绿豆汤,高跪在地上扶起赵,范把汤从赵的嘴里缓缓灌下)

赵:(渐渐睁开眼睛,问高)老伴,这不是在做梦吧!

高:老根呀,你快好好谢谢这位大兄弟吧,是他不计前嫌救了你呀!(赵站起来,抱着范的肩膀,做出了一副似乎感动的要哭的样子)

赵:大兄弟,不,大哥呀,你真是太伟大了,以前是我对不起你呀,大哥!(赵匆忙在衣服里掏钱,翻完所有的兜儿,掏出来三十块钱左右)大兄弟呀,我身上现在就装着这么点钱,剩下的我改天亲自上门给你送过去。对,还有这块曾经陪伴在你身边的手表,就算作救我的药费还给你吧!(说着,赵取下手表和三十来块钱一起塞进了范的手里)

范(推让)大哥呀,过去的事已经过去,那就让它过去吧。你还提它干啥呀?这手表不管怎么说也算是物归原主了,但这钱——

赵:(赵一副着急的样子)大兄弟呀,你是不是还不愿意原谅我这个饱经沧桑的老人呀!你要是再不收,那就是瞧不起我了。

高:(附和)对,你就拿上吧,难得他良心发现,要是一会儿……(看赵瞪着两个大眼睛怒视着她,咽下了后半句)(范见状,便把钱装进兜里)

范:(正忙着装钱)我咋整也不能瞧不起大哥,惹你生气呀!

赵:(赵见时机成熟,便问起范)自从你走后,我就天天提心吊胆,生怕你这个老好人给别人骗光钱财。现在好了,看你这副打扮,还拿着手机,我就放心了。

高:说实在的,他是老惦记着你,还对我说你要是让别人给骗光了钱,他还得真的去改行了呢!

赵:你个老娘们,头发长见识短,懂的个啥?不知道就甭瞎说,大兄弟现在是我的救命恩人,我骗谁还能骗他吗,你说对不,大兄弟?

范:(点着头)大哥说得咋会不对呢?

赵:不过我百思不得其解,你到底是用什么药治好我的病呢?

范:(挠着头,一幅不好意思的样子)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是兄弟我灵机一动,看见那个横幅(指着手推车上“包治百病”的横幅),就舀了碗汤给你喝了,后来你就醒了。

赵:(一副不相信的样子)你就别蒙人了,大兄弟,现在哪有这么好的药呢?一吃就能管事儿。虽然以前是我的错。可你咋也不能拿我开涮吧!

范:(着急)大哥呀,我真没骗你。不信你问大姐,那药汤确实是这个药锅里的。(说着,走到手推车前,用手指着车上的小锅)

高:(点头)的确是从咱家的药摊上舀的药。不过,老根,说来也怪,咱家的绿豆药咋就能治病呢?(高表现出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

赵:(问高)你和我说实话,真的是咱家的绿豆汤药吗?

高:(不耐烦)我骗你干啥呀?

赵:(急忙)难道绿豆不是去年的吗?

高:去年的你舍得呀,还不知是搁了多少年的陈年绿豆呢?

赵:(更着急)是放在柜底的那包用红纸包的绿豆吗?

高:你不是说放在柜底老鼠不咬吗?

赵:(痛苦难捺,一边拍着大腿,一边摇着头)完了,全完了。(说完,就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范:(不解)大哥,这到底是咋个回事呀!

高:(附和)对,老头子,你这究竟是怎么了?

赵:(受委屈的样子)唉!大兄弟也不是外人,我今天也来个实话实说吧!我爷爷是宫里的厨师,他听说西藏进贡一包神豆,据说能去病消灾。正巧当时流行瘟疫,我爷爷便把那包豆偷了出来。为这,他被清兵抓住给活活打死了

高:(有点不解)你不是说你爷爷骗人骗出了人命,让人给逮起来,死在牢里吗?

赵 :(着急)你知道个屁,那是当兵的找的借口。哎呀,我的爷呀?(说完,赵一拍腿竟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范:大哥呀,人死不能复生,你哭也没有用,再说,哭坏了身子骨那该咋办呀?(说着,范用手拉住赵的手,欲往起拉赵)

赵:(惊讶)不对呀,大兄弟,你的手咋这烫呀?

范:可我咋就感觉不出来呢?

高:来,大兄弟,大姐摸摸烫不?你大哥的话十有九不能相信。(说完,走过去握住了范的手)也没啥感觉呀,怎么会烧呢?

赵:(对高做鬼脸)还没啥感觉,有感觉我就“烧”了。我这有一个体温计,你一测不就知道了吗?(赵边说,边从兜里掏出了一个体温计递给了范)(范接过体温计,正要往胳肢窝里塞)

高:慢着,(说着,从范手中抢过体温计,甩了起来)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能丢。大兄弟,这下安全了。(把体温计又递给了范)

赵:大兄弟,凉不凉呀?

范:是有点拔凉拔凉的。

赵:这大冷的天你都感觉挺凉的,你说说你的体温该有多高呀?

范:可大哥,我从小就觉得这体温计挺凉的。

赵:看看,病毒在你身体已经潜伏度过两个世纪了,不久的将来就要挥师出动,攻打阵地了。这样吧,大兄弟,你走两步给我瞧瞧。

范:(范刚走几步就停了下来,转过头)怎么走起步来好像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呢?

高:大兄弟,你别听他的,上次他就是让你走两步才骗你买的拐啊。

范:对,大姐,上两回都怪我没听你的,这次我就听你的,咱不走步,要来咱就跑两圈(说完,范就绕着舞台跑了起来。)

赵:聪明反被聪明误,小样儿,你来点剧烈运动效果更明显。

(范大约跑了约有四、五圈,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

赵:(问范)什么感觉?请回答。

范:呼吸急促,跑不动了。

赵:取出体温计,让我看看多少度?

(范取出体温计后递给赵,赵拿着体温计向舞台的一边走去)

赵:你高一尺,我高一丈,我让你给我甩。(说着拿出打火机,打着后在体温计上虚晃了几下,又把打火机装回,向高走来)

赵:我说老伴呀,现在我是老眼昏花,你给大兄弟看看是几度吧!

(赵把体温计递给高,转身走向车摊,在煤气罐旁边停了下来。)

赵:我也让你们尝尝煤气是啥味,呼吸急促、高温、我还叫你咳嗽呢!(说着,用手在煤气阀门处拧了好几下)

高:(高接过体温计一看,大吃一惊)哎呀我的妈,咋这么高呢?

范:大姐,你可别唬我,到底是几百度啊?

高:三十九度六,大兄弟,原来你是真高烧啊!

赵:咋样?得相信科学吧?

赵:(挠着头)三十九度六,感觉呼吸急促,说句不中听的话,八成是染上非典了。

高:(斥责赵)你看大兄弟这么壮的人能传染上非典吗?我看不是他非典,而是你走眼。

赵:我们总得相信科学,接受现实吧!更何况咱们还有祖传良药,能让大兄弟死于非命吗?

范:你可别吓唬我呀,大哥,咳、咳、我呀,天生胆小,咳、咳、

(范闻到煤气味,咳嗽了起来)

赵:你看你还干咳,不是非典是什么?

高:你就别吓人了,到底这咳、咳、咳、咳、是咋了(高闻到煤气味也断断续续得咳嗽了起来)

赵:看看,还说不是非典,都把你也传染上了。老伴,逃命要紧,咱快跑吧!(说着,赵拉起高,推起车子跑了起来,范急忙拉住赵的手推车。)

范:(央求)大哥大姐,不,叔叔阿姨,你们可不能见死不救呀,求你们了,卖给我一碗祖传良药吧!

高:大兄弟啊,那药还只指不住顶事不顶事呢,再说这陈年绿豆熬汤,喝了不跑肚就烧高香了,还会有效果?

范:我说大姐呀,你咋是个这样人呢?眼看我这儿小命都难保,你却舍不得你这点神药,还哄我这药有问题,刚才救大哥我又不是睁眼瞎。再说,我能白要你的吗?我给钱呀。(说着,范搜尽了身上所有的口袋,掏出一沓钱递给了赵)

赵:(接过钱,笑眯眯的样子)大兄弟呀,刚才多亏你救了我一命,咱们还谈啥钱不钱的呢?还是先看看疗效再说。(说着,赵用勺子盛了半碗绿豆汤,递给了范。)

赵:大兄弟,感觉咋样啊?

范:怎么感觉有点爽呢?

赵:咋样?我说这是祖传良药呢,包治百病,这可是碰上救命恩人你呀,要是别人多少钱我说啥也不卖呀!

高:(一头雾水,问赵)这药到底是咋回事啊?

赵:刚才是我自己装晕,啥时醒还不由我吗?用这个倒腾体温计,(掏出打火机)他能不高吗?我放了煤气不咳嗽就怪了?药不是绿豆汤吗?绿豆汤解煤气,天经地义呀!

高:(生气)你快点把钱退给他,不然我跟你急!

赵:什么?还有手机和手表?我说你这人,大兄弟挣点家业容易吗?你咋还要他的手表手机呢?(高吱吱呜呜一通,说不出话来)

范:大姐说得也对,你说我一个连命都顾不过来的人,要手表、手机还能有什么用呢?给你大哥,给我药就行。

赵:(接过手表和手机)大兄弟既然这样,咱还提什么祖传之宝呀,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大兄弟,大哥要去看病救人,这一摊子就送给你了。我回去再研究研究,咱争取能够面对非典,批量生产。(说着,赵拉起高就要走,高挣脱赵,跑到范面前)

高:大兄弟,你别听他瞎忽悠……

范:大姐呀,您别说行不?我只剩下一个被病毒吞噬了大半生命的躯壳了,你咋还一个劲儿地逗我玩呢?

高:唉,你是没救了,多吃一点儿算一点儿吧!大姐这儿还有俩儿鸡蛋,一块儿吃了吧!(说着,望着范,高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地跟着赵走了。)

范:(推着手推车,高兴的样子)绿豆汤加鸡蛋,非典病毒全完蛋。

赵:今天“悠”穷了个大傻瓜,待到来年富了在骗他。(下)

幕落。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