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叔叔于勒(话剧)

2013-06-17 字数: 4875 阅读: 1991

第一幕 痛苦的生活

注“( )”里面的是要做的事

父亲:(慢慢走回家,坐在沙发上,显的很累的样子看一看表,叹一口气)说:嗨又12:00了。

我:(从房间里出来看到爸爸,转身进了厨房倒了一杯水)说:爸爸,你今天很累吧!来喝点水。

父亲:(笑了笑,摸了摸我的头)说:好孩子。

父亲:孩子去睡觉吧!明天还要帮你妈妈干活呢!

我:好,爸爸你也要早点休息呀!(说完,回到自己房间睡觉)

父亲:(在沙发上睡着了)

旁白:累了一天的爸爸无法在走回自己的房间,就在沙发上睡着了,这时,正当爸爸睡着的时候,上厕所的若瑟夫看见了,于是,去了自己的房间拿了件衣服给爸爸盖上。这是一个安静、宁静的夜晚,全家人都睡的很香,都在做着美梦,但是,第二天的 铃声响了。

父亲:(漫漫地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看了看表)说:早饭我不吃了,今天有点迟,我上班去了,今晚可能又要晚点回来了。

母亲:注意安全呀!

父亲:(出门,上班去了。)

旁白:今天是邻居儿子的满月日,他们请克拉丽丝吃饭,说曹操,曹操到。这时,邻居敲门了。

邻居:若瑟夫,你给你妈妈说,今天我儿子过满月,所以请你们来我家吃饭。

旁白:这时,正在厨房洗碗的妈妈听见了,走了过来。

母亲:真是对不起,我们今天早上正好有事,所以,太不好意思了。

邻居:哦,没事,既然你们有事,那就算了,那改天吧!

母亲:好,那有时间在说。再见。

邻居:再见。

我:妈妈,为什么不去呢?是他们请客呀。

母亲:你不知道,如果别人请你吃饭,你又吃了,那过后你要回请的。不过张大你也就明白了,你爸爸挣的钱维持生活都很困难,在不要请别人吃饭了。

旁白:这时,在洗手间洗脸的大姐发现家中的油和牙膏没有了。

大姐:妈妈,油和牙膏没有了。

母亲:那咱们吃完饭去买吧。

旁白:一家人在吃着香喷喷的饭菜,这时,妈妈说。

母亲:孩子们快点吃,吃完了我们去买东西。

旁白:妈妈做的饭菜很快吃完了,于是他们去了市场。

我:哦,今天的人真多呀,这么多东西。

母亲:老板,这个抹脸油多少钱?

老板(1):50铜子。

妈妈:便宜一点。

老板(1):40铜子。

母亲:能不能在便宜一点?25铜子。

老板(1):就40个铜子。

母亲:25,25我就买上了。

老板(1):这,是不是有点少?我们也要挣钱吃饭呀。

母亲:就25铜子。

老板(1):好,好,买上吧。

大姐:这一米花边多少钱?

老板(2):15个铜子。

姐姐:15个铜子!是不是太贵了?便宜一点。

老板(2):不能在便宜了。

大姐:10个铜子。

老板(2):10个?行10个就10个。你也是我今天的第一个客人。

大姐:谢谢啊!

旁白:买完东西后,他们回家了,全家人都在家里做着自己的事情,大姐、二姐看着书,小若瑟夫在和妈妈讲着笑话,时间过的真快,不知不觉母亲感到肚子有点饿,便看了看客厅的钟。

母亲:你门两个姐姐和小若瑟夫一起看吧,我去做饭了。

二姐:妈妈,我也去吧,多少我还能帮点忙。

母亲:那……..也行。

旁白:不一会,若瑟夫闻到了香味,也就证明,妈妈的饭做好了,这时,二姐喊到..

二姐:若瑟夫,收拾桌子吃饭。

我:好。

旁白: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父亲:(敲们)。

我:(去开门),爸爸,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父亲:快给我拿件衣服,我好冷。

我:哦,我马上去拿。

我:(我去拿衣服,顺便把妈妈也叫来了),爸爸给你衣服。

父亲:(穿上衣服)

母亲:(摸了摸爸爸的头,)天哪,你是不是发烧了,头好烫呀!

母亲:若瑟夫,你去把体温计拿来。

我;(去拿体温计)给妈妈,体温计。

父亲:(夹上体温计)。

母亲:(看了看体温计)天哪,39度8。你发烧了,咱们必须去医院。

我:啊!(我背起爸爸去了医院)

旁白:这时,妈妈也在到处借钱。

医生:你们先去交400元的住院费。

旁白:父亲在治疗室里治疗。不一会,爸爸就被推出来了。

大姐:大夫,我爸爸的病怎么样?

医生:只是感冒,没什么大事,在治疗几天,烧退了就可以出院了。

大姐;谢谢你,医生。

旁白:这时,父亲到了住院部,在床上休息着……

母亲:时间不早了,你们回去吧,我来照顾你爸爸。

我:没事妈妈,你和大姐回去,我和二姐来照顾爸爸,明天早上你还要做早饭呢!

母亲:那也行,这有100元钱,如果有什么事要用钱,就用吧。还有,一旦有事,一定要打电话呀!

二姐:知道了妈妈,你们回去吧。

旁白:母亲和大姐没走多久,二姐和若瑟夫还有生病的爸爸进入了梦乡。第二天早上……

二姐:若瑟夫,快醒醒。

我:怎么了?

二姐:爸爸醒了。

我:真的?

父亲:你们两陪了我一晚上?

我:是的。

父亲:真是辛苦你们姐弟俩了。

二姐:没事。

父亲:(眉头一皱),我的肩膀好痛呀,怎么上班呢?

我:爸爸你肩膀痛吗?我来给你揉一揉吧。

二姐:你今天就休息一天吧。

父亲:你们真的张大了。

旁白:做好早饭的大姐和妈妈来了。

母亲:来吃点饭吧!

父亲:我吃不下,咱们出去转一转吧,也许这样会有胃口的。

母亲:这样也好,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旁白:他们衣冠整齐的来到海边的桥上散步。

母亲:你这一次生病,又欠了别人800多元钱。

我:爸爸,你看船。

父亲:(叹了一口气)哎,如果于勒在这船上,那会有多么惊喜呀!

第二幕 我的叔叔于勒

爸爸:现在,于勒是我们家唯一的希望,可他也是全家的恐怖...…

我:为什么,他是全家的恐怖?

母亲:他当初行为不正,糟蹋钱,这是最大的罪恶,在生活困难的家里,如果,一个人逼的父母用准备急用的钱,那他就是坏蛋。于勒不光用完了自己的钱,还占用了你爸爸应得的那一部分。人们按照惯例,打发他到美洲。

二姐:于勒一到了那里,不知道做上了什么买卖,不久就来信说他赚了些钱,说希望能够赔偿我爸爸的损失。还有一位船长告诉我们,于勒已经租了一所大店铺,做着一桩很大的买卖。

旁白:听了他们所说的话,若瑟夫明白了许多。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他们回到家后,又开始了以前那种平淡的生活中,时间如光一样的飞逝,又过了两年,两年后…….

大姐:快来看呀!我又接到了于勒叔叔的第二封信。

于勒:亲爱的菲利普,我给你写这封信,免的你担心我的身体,我很好,买卖也很好。明天我就要动身到南美洲去旅行了,也许要好几年也不能给你写信了。如果真不能给你写你也不必担心,我发了财就回去。我希望为期不远,那时我们就可以一起快乐的生活了。

旁白:果然十年之久,于勒在也没有写信,可是父亲的希望却与日俱增,于是他们坐下来商谈着一件事……

父亲:我计划要用于勒的钱建一所别墅。

我:我计划用叔叔的钱去周游世界。

母亲:我计划用于勒的钱买辆汽车。

二姐:我要买好多漂亮的衣服。

大姐:我和若瑟夫一样,去和他周游世界。

旁白:就在他们兴高采烈的说着,有一个人敲们…..

我:(去开门)

旁白:原来是一个看中二姐的人上门来了,他是个公务员,没什么钱,但是,诚实可靠。

公务员:伯父您好,我叫杰米.钱只爱,是个公务员。

父亲:我们认识你。

公务员:你们在谈论什么,这么高兴?

父亲:自然是你们的婚事了。

旁白:有一天他们给他看了于勒的信,家人忙着答应了他的要求,并且决定在举行婚礼之后全家到哲尔赛去游玩一次,对于心急的若瑟夫时时的渴望和梦想。

我: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去呀?

父亲:快了,快了。

公务员:去什么地方呀?

父亲: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旁白:后来,他们终于动身了。

我:我们终于上轮船了。

二姐:是呀。

母亲:你看这平静好似绿色大理石的海面,多美呀。

父亲:是呀,太美了。

公务员:我们到那边去转转吧!

二姐:好。

旁白:这时,父亲看见两位先生在请两位太太吃犊蛎,于是他走到母亲身边,问到。

父亲:你们要不要犊蛎?

母亲:我怕伤胃,你只给孩子们买好了,可别吃的太多,不然会生病的,至于若瑟夫,他就用不着吃了,别男孩子惯坏了。

旁白:不让吃犊蛎的若瑟夫只好陪在母亲的身边,觉着这种不同的待遇十分不公平,这时父亲好像……..

我:妈妈,我觉的爸爸好像有点不安,他向旁边走了几步,瞪着眼睛看了看那个卖犊蛎的人。

母亲:你爸爸走过来了。

父亲:真奇怪,那个卖犊蛎的人怎么这样像于勒?

母亲:哪个于勒?

父亲:就是…,我的弟弟呀,如果我不知道他现在在美洲,有个好地位,我还真以为就是他。

母亲:你疯了?既然你不知道,为什么胡说八道?

父亲:我还是放心不下,你去看看吧。

第三幕 真是意想不到

旁白:母亲起身去找她的两个女儿,母亲也端详了一下那个人。他又脏又老,满脸皱纹,眼光始终不离开呀手里的活,不一会,母亲回来了。

母亲:我想就是他,你去跟船长打听一下吧,可要多加小心,别叫这个小子又回来吃咱们。

父亲:好,那我去了,一会回来(去找船长)

父亲:船长先生你好,你这船上有个卖犊蛎的人,那个人很有趣,你知道他的底细吗?

船长:他是个法国流氓,去年我在美洲碰到他,就把他带回祖国,他说他在哈拂尔还有亲戚,不过他不愿意回到他们身边,因为,他欠了他们的钱。他叫于勒。听说他在那边阔掉过一个时期,可是,你看他今天已经落到了什么地步?

父亲:原来......如此…..如此…..,我早就看出来了,谢谢你船长。

船长:没事。

旁白:被受了惊吓和打击的父亲,来到若瑟夫和他母亲的身边。

母亲:你先坐下吧,别叫他们看出来。

父亲:真是他。我们应该怎么办?

母亲:先把孩子们领开,若瑟夫既然已经知道,就让他去把他们找回来。

旁白:父亲,母亲也不知道怎么办,只是把姐姐和姐夫领开了,父亲嘴里好象在低声的嘟囔着什么,这时,母亲突然暴怒了。

母亲:我就知道,这个贼是不会有出息的,早晚要回来重新拖累我们的,现在把钱给若瑟夫,叫他把钱付清,已经够倒霉的了。要是那个要饭的认出我们来,这条船上可就热闹了,注意别叫那个人靠近我们。

旁白:拿上钱的若瑟夫,慢慢地走向那个卖犊蛎的人的身边。

我:先生应该付你多少钱?

于勒:两法郎五十生丁。

我:(把钱给了他)。

旁白:若瑟夫无意中看了看他的手,那是一只满是皱纹的手,还有一张又老又脏的脸,满脸的愁苦。

我:(自言自语)天哪,这是我的叔叔,爸爸的亲弟弟,我的亲叔叔吗?

我:这是十个铜子给你。

于勒:上帝保佑你,我的年轻的先生。

旁白:把钱付完,若瑟夫回到了父母身边,把钱给了母亲,但母亲却诧异起来。

母亲:吃了三法郎?这是不可能的。

我:我给了他十个铜子的小费。

母亲:(大声说)你简直是疯了,拿十个铜子给那个人?给这个流氓?

旁白:但是,母亲没有往下说,因为父亲指着女婿对她使了个眼色。

父亲:等到了哲尔赛岛在和你算帐。

旁白:后来,大家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海景,听着音乐,继续着他们的旅程。天边远出仿佛有一片紫色的阴影从海里钻出来,那就是哲尔赛岛。

我:爸爸,我们晚上住哪?

父亲:(生气的说)这个不用你管,你能睡觉就行了。

我:大姐,爸爸还在生气呢!

大姐:肯定了,你做的这个事你爸爸你能不生气吗?

二姐:没关系,回去爸爸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免得挨打。

我:我知道了。

父亲:今晚,我们就住这个小旅馆吧!(说完进去)

父亲:你们两个姐姐住一个房间,我和你妈妈住一个房间,若瑟夫和你姐夫住一个房间,但在此之前,除了二姐的姐夫之外,其他的人都到我房间来。

旁白:劳累了一天的若瑟夫原本以为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觉的时候,他却不知道进到父亲的房间里却是惩罚。

父亲:(生气的说)若瑟夫,你给我跪下。

我:为什么?

旁白:这时,二姐给若瑟夫使了个眼色。若瑟夫想到了二姐的话,跪就跪吧,免得挨打。

我:(跪下)

父亲:你明明知道于勒是个不正直的人,用了我大量的钱,你还会给流氓给钱,你玷污了你爸的地位你知道吗?

我:我知道,但是,他是你亲弟弟呀!

父亲:这又怎么样?他当初行为不正,糟蹋钱,在穷人家里,这是最大的罪恶,这样的人配当你的叔叔吗,配当我的弟弟吗?

母亲:好了,好了,咱们是来旅游的,这样会扫兴的!若瑟夫你先起来,去房间睡觉吧,你们两也回去吧。

公务员:你们到哪里去了?

二姐;我们出去散了散步。

母亲:行了,若瑟夫还小,你这样会吓到他的。你什么也不要说,睡觉,明天还要玩呢!

这样能玩好吗?今天本来就很扫兴,在不要扫兴了,让我们度过一个快乐的旅程吧。如果让二姐的姐夫知道了怎么办?那他对咱们家是什么看法?你说是不是?

父亲:你说的有理呀!睡觉吧。

旁白:就这样,他们度过了一个快乐的旅行,父亲也没有在生若瑟夫的气,他们回来的时候该乘圣玛船,免得在看到他,从此若瑟夫在也没有见到于勒,以后你还会见到若瑟夫有时候拿一个五法郎给要饭的,其缘故就在此。

剧终

最新推荐